• <table id="af4m4"><noscript id="af4m4"></noscript></table>
    1. <track id="af4m4"></track><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
    2. <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3. 1.jpg
    4. 黨建網 > 先鋒模范
      顧誦芬:將一生事業寫在藍天上
      發表時間:2024-01-08 來源:中國科學報

        航空事業是國家安全和國防能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的重要體現。在全面建設航空強國的歷史進程中,一代代科技人員作出了卓越貢獻。顧誦芬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20世紀50年代,大批蘇聯專家來華,指導中國人學習制造飛機。但他們的原則很明確:不教中國人設計飛機。

        當時,顧誦芬作為航空工業局一名年輕的工程師,每次向蘇聯提訂貨需求時,都會特意要求對方提供設計飛機要用到的《設計員指南》《強度規范》等資料,但蘇聯方面從不回應。在一次次徒勞無功的申請中,顧誦芬越來越強烈地意識到,“仿制而不自行設計,就等于命根子握在別人手里,我們沒有任何主動權?!?/p>

        這個從小就熱愛制作航模,一直夢想親手設計飛機的年輕人,心中燃燒著越來越強烈的熱望。

        終于,機會來了。1956年8月,航空工業局下發《關于成立飛機、發動機設計室的命令》。這一年國慶節后,顧誦芬隨同兩位領導徐舜壽、黃志千從北京調往沈陽,進入新組建的飛機設計室。一段壯志凌云的傳奇旅程就此啟航。

        

        顧誦芬。中國科學院學部供圖

        “炸”出一個航空夢

        顧誦芬的航空夢,是被“炸”出來的。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成長于書香門第、年僅7歲的顧誦芬,被迫見識到這個世界最猙獰的一面。

        “當年7月28日那天,日軍轟炸二十九軍營地,轟炸機就從我們家上空飛過,投下的炸彈看得一清二楚。二十九軍營地距離我家最多不超過2000米,爆炸產生的火光和濃煙仿佛近在咫尺,玻璃窗被沖擊波震得粉碎?!鳖櫿b芬回憶說。

        因為缺乏防空知識,顧誦芬不知所措地跑出房間,向院里奔去。幸而鄰居曾在德國接受過防空訓練,立刻把他喊住,讓他回屋躲在桌子下面。

        那天的經歷,永遠刻在顧誦芬心頭。從那時起,他就立志投身航空事業,保衛祖國的藍天。

        相比那個時代大多數同齡人,顧誦芬是非常幸運的。父親顧廷龍畢業于燕京大學研究院國文系,是著名的國學大師;母親潘承圭出身于蘇州的名門望族,是當時為數不多的知識女性。

        這樣的家庭,讓他有機會從小培養興趣愛好。哥哥從教會學校給他帶紙航模玩,堂叔送他小飛機模型,父親甚至專門花重金買下一架翼展一米的大型航模。再后來,父親更是從開明書店買回來一批蘇聯的航模制作書籍,還帶顧誦芬去工廠參觀航模工業制造過程。如此熏陶下,少年時的顧誦芬就能親手制作飛機模型了。

        高中畢業后,顧誦芬報考了浙江大學、清華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填報的全部是航空專業,而且均被錄取。

        他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時,正逢抗美援朝,國家決定興建航空工業。他告別家人奔赴北京,進入新中國剛組建的航空工業局。

       

        連滾帶爬搞“殲-8”

        顧誦芬參與設計的第一架飛機,是我國自主研發的噴氣式亞聲速教練機“殲教-1”。這年他才26歲,就被任命為“殲教-1”氣動組組長。

        在大學時,顧誦芬只學過螺旋槳飛機的設計課程,并不了解噴氣式飛機。面對設計室主任徐舜壽提出的“采用兩側進氣,不能在機頭進氣”的科學難題,他只能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圖書館里查找資料。圖書館白天被學生占用,他就每天晚上騎一輛借來的自行車,去館里查找資料,親手把有用的圖描下來。

        顧誦芬和設計團隊克服重重困難,終于在1958年7月把“殲教-1”送上了天空——從設計到首飛只用了一年零九個月時間,速度之快,在全世界實屬罕見。

        1964年,在美蘇對我國進行嚴密封鎖的嚴峻的國際環境下,我國獨立研制的“殲-8”戰斗機項目正式啟動。

        然而,這架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高空高速殲擊機,從起步時便困難重重。最初任命的總設計師黃志千沒過多久就因飛機失事遇難,顧誦芬臨危受命,成為新的總設計師。

        黃志千不僅是顧誦芬的領導、前輩和多年來并肩作戰的同志,還是顧誦芬與妻子江澤菲的姐夫兼媒人。因此,黃志千的不幸罹難,深深刺痛了顧誦芬夫婦的心。江澤菲為此下了“死命令”,不許顧誦芬再坐飛機。

        然而事情總是難遂人愿。1969年7月5日,“殲-8”飛機實現首飛。但在隨后的第8次飛行試驗中,機體突然出現劇烈抖動,有可能導致重大安全事故。一時間,所有工作人員心急如焚。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顧誦芬主動請纓,連續3天乘坐戰斗機緊隨“殲-8”飛行,用望遠鏡觀察情況。當時兩架飛機間隔最小時只有5米,“殲-8”機身上掛著一圈紅毛線,顧誦芬就觀察這些毛線的抖動情況,最終找到了原因,排除了故障。

        那幾天,顧誦芬連專為試飛人員開設的“空勤灶”都不敢吃,每天回家吃飯,生怕妻子起疑。試飛成功后,他還對身邊的同事說:“這件事我不敢告訴江澤菲?!?/p>

        1979年12月31日晚上10時,元旦前夜,“殲-8”終于正式定型。在那天簡簡單單的慶功宴上,平素滴酒不沾的顧誦芬喝了個酩酊大醉。

        “‘殲-8’可以說是連滾帶爬搞出來的?!彼袊@道。

       

        一生的事業

        此后的1984年6月12日,“殲-8”的升級型號“殲8-Ⅱ”首飛成功。

        “殲-8”和“殲8-Ⅱ”先后被授予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和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作為總設計師的顧誦芬都是第一獲獎人。

        然而,顧誦芬并不希望別人稱他為“殲-8之父”。一方面是因為他始終緬懷這架飛機的原總設計師黃志千,另一方面是因為他把每一架飛機的成功都看作是團隊成員共同努力的成果?!皬脑O計師到試飛員,以及廠里的技術人員和工人師傅,每一個人都為飛機獻過力?!彼缡钦f。

        鑒于顧誦芬取得的突出成就,1991年,他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1994年又當選首批中國工程院院士,成為我國航空領域唯一的兩院院士。

        2021年11月3日,已九旬高齡的顧誦芬站在人民大會堂領獎臺上,獲頒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2022年時,有記者問他:“現在您搞出讓您滿意的飛機了嗎?”

        他回答說:“現在還不滿意,要滿意了就用不著再干了,還得努力?!?/p>

        記者很驚訝:“您都92歲了,還在研究飛機?”

        顧誦芬簡潔有力地說:“當然,一生的事業!”(中國科學報記者 李晨陽)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97爱亚洲综合在线,好听二字干净情侣,羞羞漫画首页,中国末成年videos水多
    5. <table id="af4m4"><noscript id="af4m4"></noscript></table>
      1. <track id="af4m4"></track><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
      2. <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