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af4m4"><noscript id="af4m4"></noscript></table>
    1. <track id="af4m4"></track><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
    2. <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3. 1.jpg
    4. 黨建網 > 文化大觀
      數字化,讓古籍觸手可及
      發表時間:2024-01-10 來源: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我國現存古籍約有20萬種,修復整理現存的全部古籍,可能需要300余年。古籍數字化迫在眉睫。一本古籍,如何從紙頁“搬”到網頁?廣泛收集圖像資料、利用現代技術精細化處理……自2022年10月上線以來,“識典古籍”平臺已陸續匯集經、史、子、集等2200余部古籍,免費面向公眾開放,為解決古籍保護和利用矛盾進行了有益嘗試。

        

        “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屠呦呦從古籍中獲得靈感,由此發現青蒿素;在浩瀚古籍中尋幽入微,竺可楨繪制出一條物候變遷的曲線——“竺可楨曲線”,濃縮出五千年中華大地的冷暖變化圖景。

        卷帙浩繁的中華古籍,凝結著先人的智慧,記載著璀璨的文化,訴說著綿延不絕的中華文明。歲月不居,書闕有間,部分古籍正慢慢“老去”,褪色、脆化、腐蝕,甚至稍一翻閱就會損毀。

        當古老典籍遇到現代技術,會產生什么 奇妙反應?

       

        一種“打開”古籍的全新方式

        “初見”“流光”“驚鴻”“珠聯”“綴玉”……點擊網頁上的標簽,《永樂大典》的前世今生、編纂方法、歷史價值等信息,伴隨著動畫音效,呈現于眼前。

        點擊頁面右上角“閱讀大典”,進入文本閱讀平臺?!队罉反蟮洹吩居跋衽c數字化文本相互對照,繁簡體文字隨時切換。遇生僻詞句,可選中文本,點擊“查看引用”,出處清晰可考。

        《永樂大典》是我國古代規模最大的類書,匯集先秦至明初各類典籍,被譽為“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百科全書”。但幾經散佚,副本存世不及原書的4%。對學者而言,《永樂大典》是進行學術研究的重要資料;對普通讀者來說,古籍文本往往艱澀難懂,且接觸機會不多。

        如今,《永樂大典》高清影像數據庫(第一輯)在古籍數字化平臺“識典古籍”正式上線,免費面向公眾開放。借助現代數字技術,厚重典籍濃縮在方寸之間,塵封已久的歷史畫卷徐徐展開,成為觸手可及的文化資源。

        “互動化、可視化的呈現方式更加符合當代人的閱讀習慣,沉浸式閱讀體驗拉近了古籍與普通讀者之間的距離?!薄白R典古籍”平臺項目負責人之一、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助理教授位通說。

        自2022年10月上線以來,“識典古籍”平臺已陸續匯集經、史、子、集等2200余部古籍,面向海內外讀者免費開放。該平臺由北京大學與抖音合作共建,致力于為用戶提供免費、公開、穩定、快速、方便的檢索和閱讀古籍服務。

        “識典古籍”平臺項目負責人、北京大學數字人文研究中心主任王軍希望,“識典古籍”平臺能推動散落海外的中華古籍回流,促成古籍的開放共享。

       

        一次解決保護和利用矛盾的嘗試

        古籍數字化為何迫切?

        王軍算過一筆賬:我國現存古籍約有20萬種,從1949年到2019年,共修復整理出版了近3.8萬種,修復整理現存的全部古籍,可能需要300余年??梢哉f,古籍修復速度趕不上老化速度。

        修復整理,只是數字化的第一步。古籍具有文物和文獻的雙重屬性,修復好的古籍若只被束之高閣,后續研究就無法開展,更無法發揮其文化傳承的價值。

        因此,數字化是一場生產效率的變革,也是一次解決古籍保護和利用矛盾的嘗試。

        一本古籍,如何從紙頁“搬”到網頁?

        進入“識典古籍”平臺,平臺設計者、北京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副研究員楊浩開始演示:“古籍的數字化分為兩步。一是圖像化,我們與海內外古籍收藏單位合作,廣泛收集古籍數字化圖像資料。二是文本化,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對古籍文字進行識別、排序、校對、結構整理、標點、實體識別等,對內容作精細化處理?!?/p>

        楊浩上傳了一頁古籍圖像,不一會兒,文字自動識別處理完成。古籍圖像上顯現出不同顏色的小方框,“每個方框對應一個文字,先切分再調整順序。紅色方框是提醒此處需要人工介入,來進一步判斷和處理?!?/p>

        與此同時,古籍圖像旁已自動識別出一段文字,并可比照原圖像進行修改調整。楊浩繼續解釋:“這個過程中,主要使用了文字識別、自動標點和命名實體識別等人工智能技術。文字識別技術,是對古籍數字圖像中的文字進行單個切分,再進行文字識別和順序讀出;自動標點技術,是通過序列標注的方式對古籍自動進行現代標點;命名實體識別技術,則是通過序列標注方法識別出文本中的人名、地名、書名、時間、官職等信息?!蓖瑫r,在機器自動識別后,會有專人復查結果,進一步提升準確率。

        據悉,“識典古籍”平臺文字識別的準確率達到96%以上,自動句讀的準確率達到94%,命名實體識別在中古史料上的準確率接近98%。

        “大部分古籍閱讀平臺或只提供掃描文稿,或只提供文本內容,有些商業數據庫收費高昂,獲取資源十分不便?!北本┐髮W歷史學系學生劉沐含說,“識典古籍”平臺有著豐富的檢索功能以及分類與年代篩選功能,可以輔助開展學術研究。

       

        一個全流程的智能化整理平臺

        集納展示古籍數字版本,不是“識典古籍”平臺的全部。團隊有著更大的設想——在一個平臺實現古籍智能整理的全部環節。

        “‘識典古籍’平臺由兩部分組成,前端是閱讀平臺,后端是古籍整理平臺?!蓖踯娮髁艘粋€比喻,“就像是餐廳的前廳和后廚?!?/p>

        目前,作為“后廚”的古籍整理平臺,已經設定了團隊管理員、書目管理員、審訂員、整理員等各種用戶角色。下一步,將吸引各行各業的古籍愛好者、研究者,以眾包校對、協同審核等形式,推進古籍整理項目和數據庫建設,打造“古籍圖像上傳—文本校對整理—高質量標記—文本輸出”的全流程系統。

        哈爾濱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學生劉鈺昕,提前體驗了一回“整理員”角色。

        “希望能為損毀嚴重的古籍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022年4月,看到北大數字人文研究中心的招募信息,劉鈺昕第一時間報名,成為“識典古籍”平臺的一名志愿者。

        “我參與了《春秋左傳注》《史記》《漢書》等古籍的校對工作?!闭劶爸驹腹ぷ?,劉鈺昕的熱愛之情溢于言表,“印象最深的就是,為了制定魏晉南北朝官職標注規則,我查閱了大量的文獻,還詳細翻閱了《文獻通考》的‘職官考’二十一考?!?/p>

        “新時代古籍事業發展,需要一批對古典文獻學、古籍保護、信息技術以及數字化流程都比較熟悉,又能將各方面有機融合的復合型人才?!北本┐髮W中文系教授楊海崢建議,應加強古籍學科理論構建和課程體系建設,編寫適合新時代古籍工作需要的專業教材,并多為學生提供實踐機會,以推進新時代古籍人才隊伍建設。

        “古籍是中華文明延續數千年未曾中斷的有力證明,希望通過‘識典古籍’平臺以及暑期工作坊、學術研討等活動,推動中華文明傳承發展,向世界展示和傳播我們的文化之美?!蓖踯娬f。

        新年伊始,楊浩寫下了新的展望:

        “泱泱中華,歷史何其悠久,文明何其博大。2024年,希望能收集更多古籍、提升整理質量,更好守護古籍這個文明之根!”

       

       ?。ū緢笥浾?吳 丹)(厲 燁參與采寫)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97爱亚洲综合在线,好听二字干净情侣,羞羞漫画首页,中国末成年videos水多
    5. <table id="af4m4"><noscript id="af4m4"></noscript></table>
      1. <track id="af4m4"></track><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
      2. <track id="af4m4"></track>

        <td id="af4m4"></td>